当前位置首页 > 大连教育 > 正文  

评价“倒逼”教育改革

责编:新督导室  日期:2017-06-15  来源:评价万花筒

【字号: |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评价“倒逼”教育改革
——全国基础教育评价改革峰会观点采撷
 
2017年4月28和29日,《当代教育家》杂志、中国教育在线、青岛教育局在青岛实验高中合作举行了全国基础教育评价改革高峰论坛。专家等一千多人聚焦评价,分享观点。
教育评价是依据教育目标,运用评价手段和技术,对教育过程和结果进行测定、分析、比较,并给以价值判断的过程。“评价改革的最终指向是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的问题,用教育评价改革‘倒逼’课程建设、教师发展等学校全面改革,是力量也是途径。”以下不再详细注明分别是哪位专家的观点。
1. 努力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品格的基础教育评价体系,这是一个真命题还是伪命题?如果此次峰会能激发讨论,探索富有中国特色的教育评价体系,这是中国对教育的贡献。
2.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说明,中国的出路在草根,在实践。封建社会因为草根起义才改朝换代。共产党的崛起基于草根。改革开放依靠小岗的草根。
3.仁义礼智信是中国化的核心素养。中国古代的“功过格”是评价。
4.蒸馒头十分钟,九次揭开锅看看馒头熟了没有,这就是评价。
5.评价不能只关注分数。评价不能只关注结果。评价不能只关注记忆,而不关注创造。
6.除了定量的评价,还要有定性的评价。
7.一个女孩和男孩交往,观察这个男孩有没有事业心,是否值得托付,这也是评价。
8.上海格致中学依据道德品操行、学习能力、心理心智、健身运动、创新实践分别给学生打分评价,构成评价雷达图。(这张图也可用于教师的自我评价,认识自己的优势与不足。)
9.评价的目的是育人还是选人?世界各国的评价经历了从选人到育人的转变。
10.从评价是全国、区域统一来看是伪命题,从评价的个性化来看就是真命题。
11.评价的立场是基础教育的立场,还是高等教育的立场?应该是基础教育的立场。
12.评价是使学生相同还是不同?评价应该引导让学生更有个性。
13.评价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不同相同,而是让不同更加不同。
14.评价主体如果不是学生本身,那评价也就失去了意义。
15.评价是牛鼻子。评价改革是到了等米下锅的时候了。用评价撬动教育改革。
16.评价不改革,教育没有出路,中国创新人才的培养没有出路。高考绑架了中国的教育。
17.高考本无罪,是异化了高考。中国的教育不是被高考绑架,而是被功利主义绑架。打倒了高考,应试教育就解决了吗?教育的问题就解决了吗?
18.并不是只要评价好了,教育的一切就都好了。
19.我们探索的评价方案,要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同时符合基层学校的需求。宜粗不宜细。评价指标能够在学校落地,并结合评价框架形成教师自己的理解。
20.探索在本土中生长起来的,吻合大方向,学校可操作的评价。
21.教育评价各有各的方式,不同方式的背后是立场的不同。
22.关注素养的评价是学生立场的评价,过去是管理立场、学科立场的评价。将评价从管理的手段变为促进学习的方法。这种转变的难点是教育质量管理机制的改革。需要系统思考。
23.为什么有的辅导机构增值速度这么快?某上市公司的领导说,这要感谢政府。第一,减负,第二,中考、学考难度越来越水平化,没有区分度。学生四点放学了去哪儿?去辅导机构。家长是功利主义者,盯的是怎样多得分数。浙江高考选考原意是让学生选择擅长的,但孩子选容易得高分的,物理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选。
24.评价的难题是要打破中国的功利主义。
25.我认为打破不了功利主义,只能向功利文化妥协,找到中间的平衡点。否则只能你讲你的(育人),我干我的(应试,追求分数)。
26.如果走一大步,我怀疑我们要退两步,那么我们能不能往前走一小步?
27.不仅中国的家长很功利,世界的家长都很功利。功利不是问题。教育的问题放大一些是来自社会的问题。有些根源深刻的刻在我们文化的烙印中,也和我们社会的发展阶段有关系。课程改革、评价改革是一个系统。如何找到突破的环节?能不能从课堂找到突破点?没有一个点的改变能改变系统。但每一点的改变都能引起系统的变化。因此不能将问题归结为家长的功利主义。否则问题就无解。
28.家长追求分数,想让孩子走少劳多得的捷径。
29. 有些文化不能马上改变,但作为专业人士可以改善我们的教育评价。(用评价导向核心素养。)测试表明我们中国的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元认识能力得分低。
30.我们的学生在阅读方面,简单的问题可以解答,但是对复杂问题,目标离条件很远,需要很多岔路才能达到,学生会走偏。我们中国的学生目标导向的自我监控能力不足。
31.根据研究,现在兴起的核心素养和21世纪技能,在推进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老师、学校要形成对核心素养的理解和认同。
32.提高教师的工资待遇,吸引最优秀的人从事教育。
33. 教育本质是一种文化视野。中国的教育有中国特色。中国的哲学和西方的哲学在“怎么看待世界” 上有区别。西方是物我两分,用理性的眼光看世界,因此发展出科学,用理性的眼光看社会,因此发展出民主。我们讲究的是天人合一。知识和技能并不是中国的传统,而是工业化以后班级授课制的产物。有的人误认为讲究知识和技能是中国教育的传统。
34.目前中国教育处于转型期,教育既要根植于中华文化的土壤当中,又要体现时代特点。
35.评价的改革,需要顶层设计、媒体引导、制度改革、学校探索、家长转变。
36.评价的改革最重要的是学校,是学校的探索。
37.评价要因地制宜。基础教育评价改革要结合各地的实际情况及基层学校的需求,并符合教育的大框架,在自己的土壤中生长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础教育评价体系。
清华附中、上海格致中学分享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实践,如:设置评价维度,学生自己及时将参与的活动上传,降低评价的工作量,借助信息化手段,积累过程资料。可将教育评价延伸为人生档案。评价过程资料的真实性可质疑,提升作假的成本使之不敢作假,进而推进社会诚信。这些理念和操作值得借鉴。中国的教育评价需要改革。评价改革很艰难,但关键在草根。教师作为专业人士在功利文化面前要有所坚守,基于育人而不是选人进行评价。对核心素养,学校、教师要尽快消化,形成自己的理解与认同,才能在课程建设、课堂教学中,在日常与学生的对话中,基于核心素养设计活动,评价和引领学生个性化发展,并引导学生自我评价。如果只看到改革的艰难,哪里都是问题,哪里都无法突破,问题就无解。我们难以左右中考、高考等教育大环境,但我的课堂我做主(虽然不是百分之百),我们可以影响教育微环境。学者崔卫平说“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那么,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教育。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